贵州省 贵阳 遵义 六盘水 安顺 毕节 铜仁 黔东南 黔南 黔西南
云南省 昆明 迪庆 怒江 丽江 德宏 大理 西双版纳 普洱 文山 红河 楚雄 保山 玉溪 曲靖 昭通 临沧

文身染齿:傣洒人相伴一生的印迹

时间:2019-09-10 08:12:32 | 作者:综合 |

[导读]:玉溪 玉溪新闻 县乡新闻 省内新闻 国内新闻 视频新闻 娱乐新闻 专题 玉溪 玉溪网 玉溪综合门户网站

手上文得很简单的图案,是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忍受刺痛完成的。
手上文得很简单的图案,是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忍受刺痛完成的。

驻足新平县水塘镇的村口寨前仰望古堡式的土掌楼,遇见往来的几名花腰傣中老年妇女,只见她们手背、胳膊上文有动物、花饰和奇特的符号,微笑时,还露出一口黑得发亮的牙。花腰傣文身、染齿源于何时?这一独特的习俗,意义何在?他们又是如何文身、染齿的呢?

史书云:西南夷源于百越族群,乃古越人之后,这些族群的先人习惯文身、染齿。据了解,花腰傣是古越人族群中的一部分,为躲避战乱,从遥远的越地往西南迁徙。这些古越族群克服重重困难,翻山越岭来到哀牢山、红河谷。就在这与世隔绝的高山峡谷里,花腰傣把古越人的很多习俗延续至今。

傣洒文身源起源落

水塘镇的花腰傣寨子中,流传着一个神话:远古时,居住在古老仆水两岸的花腰傣人,在肥沃土地上耕耘过着富足的生活。可是好景不长,河里来了条凶狠的蛟龙。沿岸村庄里的花腰傣先民都受尽其害,想严惩它。可是道行高深的雅摩刀勒岩莫说:“此龙有灵性,不要以恶治之,看我文身后接近他如何?若还来攻击,吾立即斩之为民除害。”没想到刀勒岩莫文身之后,入水中蛟龙不仅没攻击刀勒岩莫,还绕其一周后转身而去,于是花腰傣先民就更加坚信文身辟邪之说。花腰傣的文身,从此笼罩上一层神秘的色彩。

《后汉书》“九龙神话”中云:“沙(砂)壶,触木而孕;其木化龙,认子舔其身,而印。”这文中之“印”,就是现今说的文身。因此,花腰傣的文身还有更深刻的含义,其民间口述传说里也有记载:“花腰傣先民也曾认为其文身标志说明他们是‘龙族’。”

古时候,花腰傣采集橄榄皮、鸡子腾、墨石等植物,经熬制做成黑色颜料用于文身,后来改用墨汁或者炭灰文身。图案有虎、豹、狮、龙、蛇等动物,还有圆形、椭圆形、方纹形、雪花形、菱形等。多半文在腿部、臂部和手腕上,也有文在胸部的,起到护身的作用。花腰傣先民认为,一个赤身裸体的人,就是一个显眼目标,易遭攻击,文身后,无论男女可避免邪恶的侵害,可保平安。文身不仅是装饰,更是保护色,可以躲避危机,逃过灾难。于是,文身辟邪之说油然而生。因此,文身不仅是花腰傣人的文化风俗,也是一种生存图腾和保护色,因生存的需要被延续。

49岁的杨萍告诉记者,花腰傣人的文身很讲究,文师一般得是寨子里德高望重的老年妇女,择日子用铁针给青年男女文身。记忆里自己和寨子里的小伙伴都是五六岁就一起文身,没有麻药,文师把自己的皮肤捏得紧紧的,和小伙伴们一起比比谁最勇敢,勇敢的人就能得到奖励。其实文师的手并不重,而且她还会给大家讲故事,所以当时觉得不是很疼。整个过程也并非一次能完成,文师会过段日子再给大家补色。后来因为就业等原因,这样的习俗渐渐没有了,寨子里20世纪80年代后出生的人都没有将这些习俗保留下来。

据新平文化馆工作人员白乙武介绍,文身的习俗是花腰傣中傣洒支系独有的,其他支系没有,基本分布在水塘、戛洒、漠沙等几个乡(镇)的傣洒支系里。

讨小伙欢心又健康的染齿

花腰傣的染齿犹如文身一样,有着悠久的历史,唐代樊绰的《蛮书》记载:“黑齿蛮,以漆漆其齿……”而康熙《新平县志》又云:“摆夷,齿以草药溅黑如墨,身有斑纹,常纹于胸、臂、手腕处……”那么花腰傣又因何染齿呢?

据了解,花腰傣女子自古有染黑齿的习俗,一般刚满14岁,就喜欢把自己整齐的白牙染成黑色或者深紫色,以示女孩已成年。花腰傣认为深紫色才是最漂亮的牙齿,才能讨众小伙的欢心。他们用臭藤果、酸石榴子等能上色的草药,个别地方还加槟榔,经过不断咀嚼让药汁在口中回旋浸泡,最后把牙齿染黑。这样染出来的牙齿不但黑而且亮,牢固而健康,不会生龋齿,七八十岁还细密整齐、清洁光亮。

在花腰傣杨美英家里,记者看到61的她刚刚染齿没多久。她告诉记者,本来自己小的时候没有染齿,也许是年龄大了,前段时间感觉牙齿松动,寨子里的人建议她染齿。染完之后觉得现在牙齿虽然黑了,但是没有那种松动的感觉了。“想要染得黑而发亮其实不是一次就能成的,要持续两周左右的时间反反复复地嚼可以染色的草药,每次持续30分钟左右才会渐渐变黑,以后差不多几个月又得重复嚼一下。这些颜色会在平时刷牙时被刷掉,但是染过的牙再怎么刷也不会恢复之前的白了。”

在一旁的村民刀美兰说:“我们傣族很多女性老人享了染齿的福,七八十岁还不需要去安假牙。”说完,她从冰箱里拿出可以染齿上色的草药让大家嚼嚼试试,想到嚼完之后再怎么认真刷牙都不能恢复之前的白,没人敢轻易将其放入口中。

文身、染齿作为这个民族的风俗,是花腰傣民族文化的标志与象征,也是一种图腾崇拜。文身、染齿记载了先祖们迁徙、耕耘、征战的历程,成为一个民族相依、相生的印迹。(玉溪日报记者  沈杰)

来源:玉溪网   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552号